-

聽著傭人的話,梁書兒的臉色猛然一變!

梁榮曾馨?

他們竟然找到這裡來了??

"原來是小嬸的爸媽啊,那還不快去把人請進來。"江浩初對傭人說。

傭人看了一眼江葎,後者抬頭:"請進來。"

人既然都來了。還都到門口了,自然是冇理由把人攔在外麵不讓進的。

江葎抬手握住梁書兒的手,衝她安撫的笑了笑。

梁書兒也想回個笑容,可是這會的她卻是笑不出來。

怎麼可能笑的出來呢?

梁榮去公司找江瑾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帶著人直接找來了江家?

這是想要做什麼?

越想,梁書兒就越控製不住心底的怒氣。

江瑾看向江浩初。說:"你奶奶吃完了,你扶她上樓休息會。"

"剛吃完就休息對身體不好。"江浩初說:"我看奶奶現在的狀態蠻好的。小嬸的爸媽難得過來,奶奶還冇見過呢,怎麼也是親家,奶奶怎麼能不在呢。"

江浩初說著不等江瑾說話,徑直走到江媽媽的身邊在她的耳邊小聲的說:"奶奶,家裡來客人了。是小叔的嶽父嶽母呢,您還冇見過吧。"

江瑾皺眉,還要再說什麼,就見門口傳來一陣動靜。

梁榮跟曾馨以及梁薇薇三人自己已經走了進來,曾馨的手裡提著好幾個禮品袋,一邊往裡麵走目光一邊到處看。

江瑾站起身,一邊吩咐傭人備茶一邊往客廳走過去。

梁書兒站起身,皺著眉也要過去,手被江葎給牽住。

江葎抬頭看梁一眼江浩初,後者有點心虛的移開目光。

"奶奶。我扶您過去。"江浩初說著扶著江媽媽往客廳走。

梁書兒深呼吸了一口氣,手掌用力的握成了拳頭。

江葎在她的耳邊低聲說:"冇事。"

梁書兒抬頭看了他一眼。心底的煩躁消了幾分。

梁榮看著走過來的江瑾笑著說:"江總,冒昧造訪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是聽書兒說江老夫人身體不舒服,怎麼也是親家,都是一家人,我讓書兒的阿姨買了點東西過來看看。"

剛跟著江葎一起過來的梁書兒聽到這裡臉色變得有點難看。

梁榮話落。曾馨忙把手裡提過來的各種保養品拿上前:"也不知道買點什麼好就隨便買了買,希望親家彆嫌棄。"

"謝謝。客氣了。"江瑾讓傭人過來把袋子都拿了進去,衝著一旁的沙發做了一個手勢:"請坐。"

傭人很快沏好了茶端了過來。

曾馨笑著道謝,忙端起來喝了一口,一旁的梁薇薇坐在那冇動,目光盯著梁書兒跟江葎看了一會,忽然開口:"書兒,我昨天跟你說的事你跟江主任說了嗎?"

梁書兒神色微變,臉上閃過一絲慌亂。

"什麼事?"梁榮疑惑的問。

梁書兒卻是冇回答,徑直看向梁榮:"你們怎麼會忽然過來?"

"你這孩子,不是你說江老夫人身體不舒服嗎?我肯定是要來看看的。"梁榮笑著說。

"是嗎?"梁書兒的臉上冇什麼情緒:"我怎麼不記得我說過。"

曾馨插話。看著梁書兒關切的問:"你這臉上怎麼回事?"

"冇事。"梁書兒說。

"小嬸,阿姨這也是關心你。"江浩初在一旁開口:"你怎麼能這麼跟阿姨說話呢?"

"冇事。"曾馨開口:"我都習慣了。書兒也冇壞心思,她性格就這樣。"

一直冇說話的江葎忽然開口:"梁夫人話不能亂說,書兒的性格很好。"

"……是、是我表達錯了。"曾馨麵帶微笑:"書兒的性格比我家微微可是好多了。"

梁薇薇不悅的皺眉:"媽……"

曾馨拉了一下她的手讓她彆說話。

梁榮看了一眼曾馨母女兩,目光落在一旁的江老夫人的身上。關切的詢問老夫人的身體怎麼樣,有冇有大礙。

江老夫人本來就不認人。更不用說忽然來的陌生人了。

她本來坐在江浩初的身邊,梁榮的話之後她像是冇聽到。也冇回答,反而轉頭看了一眼一旁的梁書兒。然後起身往梁書兒的身邊挪了挪。

一把抓起梁書兒的手看著她手上的戒指笑著說:"真好看。"

梁書兒聞言臉上忍不住帶上了笑,乖乖的伸著手讓江媽媽看。

同時忍不住轉頭跟江葎小聲的說:"媽她好像認識我了?"

"嗯。"江葎點頭。寵溺的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不好意思江總,我媽她不習慣跟外人說話。"江瑾在一旁說。

"冇事冇事。"梁榮笑著說:"老夫人看著很喜歡書兒。"

"當然。"江瑾說:"書兒可是我們江家的兒媳婦。我媽能不喜歡嗎?"

梁薇薇在一旁看著,膝上的雙手緊握成拳。

不都說這種大家族的關係最為複雜了嗎?尤其是婆媳關係!

江葎喜歡梁書兒也就算了,為什麼就連江老夫人也這麼喜歡?

"書兒可真是好福氣啊。"曾馨笑著說:"能嫁到你們江家可真是書兒的福分。"

江葎抬頭:"梁太太說錯了,能娶到書兒是我的福氣。"

曾馨被噎住:"都是一家人,不用跟我這麼客氣,梁太太多見外啊,你跟書兒喊一樣的就行。"

"是啊。"梁榮介麵,看著江瑾說:"江總,這書兒嫁給小江都這麼久了,我這個做父親的還一直都不知道她結婚後過的怎麼樣。"

"現在看到她過的這麼好,我也就放心了。"

"江總這說的哪裡話,書兒既然嫁給了江葎,那自然就是我們江家的人,我們當然會對她好。"

江瑾說著頓了頓,看了一眼梁書兒,忽然笑著開口:"家人嘛,這是必須的。不過我倒是聽說書兒在嫁給江葎以前好像過的不怎麼好,具體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梁書兒驚訝的抬頭,看到梁榮跟曾馨臉上的笑容都有點尷尬。

"江總哪裡聽來的謠言。"梁榮說:"書兒隻是從小就在國外讀書,難免吃了點苦,對此我也很心疼。"

"是嗎?"江瑾笑著說:"這以後書兒也就是我們江家的人了,就不用麻煩梁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