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s小說 >  劍道至尊 >   第790章 李玄問命

-

咚!

這一日,伴隨著一道鐘鳴之聲響起,正在打坐的李玄頓時睜開了雙眼。隨後身影一動,快速直奔聖元峰所在位置掠去。

“見過單老。”聖元宗大殿之上,李玄對著單無雙躬身行了一禮喊道。隨後朝著和修竹六人點頭示意之後,這才走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單無雙微微點了點頭隨後開口道:“三年多來,大家的進步都挺不錯。除了在肉身還有靈力之外,神魂也增強不少。”

“數日前,老夫我夜觀天象發現一處遺址現世。對於爾等而言,倒是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大家便隨我前去此地曆練。能否讓你們再上一層樓,且看爾等自己的造化。”

“是!”和修竹和宋倩玉六人聞言頓時站起身來應道。

不過隨後六人的目光,皆是齊齊看向了李玄。六人慾言又止,隨後又將目光看向了單無雙。

單無雙見狀微微一笑,隨後繼續開口道:“此次,李玄也一起去吧。”

“是,單老!”李玄聞言頓時激動的站起身來應道。

在這三年裡,單無雙單老可是先後帶過李玄的六位師兄師姐出去曆練過三次。

而每一次,都未曾帶過李玄。

原本已經不抱希望的李玄突然聽到此次單無雙單老讓李玄跟隨,心中的激動之情自然極為強烈。

“老夫我可先說好,到了目的地之後,一切全憑你們自身。哪怕是遇到了隕落的情況,老夫也不會出手相救。所以,凡事量力而行,也是一種保命的手段。”

“而且此次的目的地,即便是你的幾位師兄師姐,隻怕也不會很好過。你若是不願意去,老夫也不強求。”

單無雙擺了擺手,隨後開口說道。

“哪怕真如單老所言的那般危險重重,弟子也絕不退縮!”李玄聞言頓時正色道。

這三年來,李玄的修為再也冇有絲毫的突破。要想突破瓶頸,李玄急需一場淋漓儘致的對戰。

不然這般下去,李玄完全冇有把握能夠在剩下來的兩年時間內有著更大的突破。

“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有時候的停滯打磨,反倒是一件好事。”單無雙繞有深意的看了看李玄說道,

隨後大手一揮之下,一道靈光瞬間籠罩住了和修竹和李玄七人。隻見靈光一閃,八人齊齊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嗡。

隨著一道嗡鳴之聲響起,一道靈光瞬間一閃而過。八道身影,緩緩出現。

這八人,自然是單無雙和李玄八人。

隨著身影停下,李玄第一時間朝著四周看去。一看之下,李玄眼中也露出了震驚且凝重的神色。

隻見以李玄為中心的四周,昏暗的天色仿若天塌了一般。充滿死氣的空氣之中,靈氣也極為稀薄。

而這裡的空間雖然看不到什麼生物,但卻讓李玄有著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那來自本能的防禦,也在第一時間為之展開。

就連和修竹六人,此刻也皆是神色凝重的觀察著四周,顯然也察覺到了此地的不尋常之處。

“此地老夫命名為葬龍之地,危險係數算得上八星。爾等此次曆練,須得加倍小心。老夫還是那句話,一切量力而行。”

“除此之外,你們每個人隻能單獨曆練。若是能夠熬過半載,對於你們而言也是莫大的好處。”

“唔,看在你們算是老夫的外室弟子份上,實在堅持不住了老夫可以出手一次。但此次之後,我們的緣分已儘。”

看著和修竹和李玄七人的神色,單無雙緩緩開口說道。

“由於你們小師弟加入的時間較短,而且實力較弱。除了你們的小師弟可以在外圍曆練之外,你們六個全部得進入到核心地帶方算過關。”

“八星?!還核心地帶才行?單老啊,你這是在讓我們玩命啊。”王坤聞言頓時苦笑著說道。

不過從那雀雀欲試的神色中不難看出,王坤似乎更加鐘意此地。

“六師兄,八星難度很高嗎?”李玄有些不解地低聲問道。

“小師弟,你可知道單老口中的危險難度分為幾星?最高為十星,十星!即便是單老自己,在十星的難度當中也須得全力出手,可想而知這八星的難度有著多恐怖。”

“小師弟啊,這一次我們可都得豁出去了啊。反正我是不願意離開聖元宗,恐怕師兄師姐他們也不願意。”王坤聞言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

李玄聞言微微點了點頭,按照王坤所言,那這八星級彆的空間,倒的確是危險係數極高的存在了。

而且看和修竹和宋倩玉五人的神色,顯然也抱著決然的心態準備殊死一搏。

“好了,你們六個先出發吧。”單無雙看了一眼李玄,隨後開口說道。

單無雙話音一落之後,和修竹率先朝著東北方向射去。

在過了一分鐘後,溫博雅緊跟著朝著西南方向射出。

一時之間,六人皆是朝著不同的方位射去。很快,六人便消失在了李玄的視野當中。

“李玄,這三年多來老夫我一直未曾找過你傳授過什麼,你心中可有什麼想法?”單無雙回頭看著李玄微笑著問道。

“回單老,期間的確有過一些不解。不過弟子覺得既然單老您都冇有什麼動作,想來是早有安排。”李玄聞言頓時躬身回道。

“嗯,倒算是誠實。你的根基心境都是上上之選,說起來老夫我也冇有太大的必要對你進行什麼規劃。老夫的思想強加於你,反而有可能會對你的成長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響。”

“這也是為何老夫對你冇有太大的安排,倒並非是老夫不想對你有所指點傳授。”單無雙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笑道。

“弟子明白了。”李玄聞言躬身應道。

“有些人生來命薄,有些人生來命硬,這些都是天註定。你能有這樣的資質,也算是你的福澤。我輩靈師,曆來都是與天爭命。命薄者與天鬥,與人鬥,與己鬥。”

“命硬者則順風順水,安然許多。李玄,你的將來必定不凡。老夫,期待你的那一天。”單無雙看向遠方道。

李玄聞言沉默了片刻,隨後抬起頭來看向單無雙道:“單老,何為命?”

“何為命?這命,便是你的天,亦是你的地。你的天地,自成空間。在你的天地之中,你是獨一的存在。也是,唯一。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命好命壞,全憑天定。”

“你未來的命,老夫我看不清。至少在目前而言,老夫我看不清。”單無雙緩緩開口道。

李玄聞言沉默,腦海之中不由地浮現起年幼時的場景,對於命的認知似乎更加深刻了一些。

“單老,您知道麼。其實我,不信命。”

“我李玄信的,是我自己努力爭取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