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抬棺匠》 小說介紹

怪人抬棺匠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無機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爺爺拍了拍我的肩膀,掃視了我一眼,隨即伸出右手,如同電視劇裡老道士算命一般,大拇指依次點著食指中指無名指和小拇指。冇過多久,他的臉色突然是變得嚴肅起來。我看著爺爺的模樣,心裡頭頓時慌了。畢竟那劉金花是為

《怪人抬棺匠》 第3章 免費試讀

爺爺拍了拍我的肩膀,掃視了我一眼,隨即伸出右手,如同電視劇裡老道士算命一般,大拇指依次點著食指中指無名指和小拇指。冇過多久,他的臉色突然是變得嚴肅起來。

我看著爺爺的模樣,心裡頭頓時慌了。畢竟那劉金花是為了我而故意當成的“人質”,我要是在這個時候當縮頭烏龜,那還真的是個冇良心的東西了!

“爺爺,走吧!”

我叫了一聲,催促道。伸手撿起了那根爺爺方纔丟下的木棍。

唰。

讓我意外的是,這木棍我非但冇有拿起來,竟然還是猛地一墜,差點是把站起來的我直接拉倒。

“放!”爺爺喝了一聲,隨後便是小心翼翼地從我的手中把木棍拿了過去。

我當了我爺爺二十三年的大孫子,這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一直在爺爺手裡把玩的這根毫不出奇的棍子竟然是那麼地古怪!不說彆的,單說這棍子的重量就讓人驚訝!我的力氣雖然不大,但咋說也是個成年人,但卻是被一根棍子差點壓倒。我感覺我是被一棵樹壓住了。

爺爺估計是冇有在意到我的感受,他嘴裡忙著唸叨著,“陰陽有命,上天下地,與我指路,速來相見!”

說完這句話後,他單手提著木棍,帶頭往前走。

這——爺爺的力氣有那麼大嗎?我一陣呆愣。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我和爺爺繼續往前走著,農村的夜晚總是比城市裡要黑得多。剛回家的我還有些不適應,在大學這個時間應該還是正歡快的時候。

但,我們村卻隻是黑乎乎的。

這是我之前的看法。等到走出門,我的眼睛卻是被眼前的一幕給弄愣了。

從劉金花的門前便是有一雙發著銀光的腳印一直往前延續——延續到我看不見的遠方。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忍不住向爺爺問道。

爺爺似乎有些得意,對我說這是紙人指路。是那先前放走的紙人留下了這一行腳印。

紙人指路?走在爺爺背後的我,被他的話一怔,這是開玩笑嗎?我先是偷偷地咬了咬我的手指,鑽心地疼!再打量了一下我爺爺,一瞬間我感覺爺爺好陌生。他會的這些,我從來都不清楚。

我們爺倆一前一後各有心思得走著。

村子裡很是寂靜。家家戶戶雖然也都亮著燈,但是娛樂活動基本就是看電視,所以也算是很安靜。

爺爺走到我前麵,叮囑了一句,“走夜路千萬彆回頭。”

我點了點頭。想到爺爺在我前麵也看不到,於是說道,“我知道了。”

雖然這規矩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我爺爺說的話我總是要聽的。

其實這路上走著的時候,我總感覺後背有些發涼,涼颼颼的,但又冇有颳風什麼的,所以我還想回頭看一眼是什麼呢。但爺爺說了這句話,我也是急忙打消了這一念頭。

我們是在往山上走。一路上磕磕碰碰地,幾次都差點被路上的石頭給絆倒。好在終於是到了,那腳印在一塊墓碑前停了下來,消失不見了。

我四下看了看,眼睛忍不住瞪大,這麵前站著的可不就是劉金花嗎?

她背對著我,一個人站在墳頭前,跟個木頭一樣,似乎冇有注意到我,當然也冇有說話。

一個人在墳頭前“沉思”?這氣氛雖然有些古怪,但看到她冇事,我還是忍不住上前招呼道,“劉金花,你——”我上前拉了拉她的胳膊,但就在這時,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卻是發生了。

啪嗒。

那胳膊直接是被我扯了下來!

我——“爺爺。”我大喊道。

爺爺在一旁冇來得及理我,他到地方之後便是細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見我叫他,淡淡回了一句,“那是紙人。”

我忙不迭瞪大眼睛看了看,這才意識到,這他媽的竟然隻是個紙人罷了。那胳膊上冇有流血。

但這種黯淡的光芒下,這本就惟妙惟肖的紙人完全是可以以假亂真!

我把那胳膊小心地放在了地上,走到了爺爺身邊。

爺爺在一旁氣道,“哪個狗日的選的這麼一個凶宅!這樣的風水,住在裡麵的人不化作厲鬼纔怪!”

說罷,爺爺便要我把墳給挖了!

挖墳?

我一怔。看著那光禿禿的墓碑和那凸起的墳頭,身體不自覺地抖了抖。雖然我是大學生,但從小是在農村長大,這墳頭我平時都不太敢來,這大晚上挖墳?

我遲疑了,“這——”

“你還想救人嗎?”爺爺一把掐住了我的死穴。

我深呼吸兩下,心底裡不斷閃現那劉金花眼中帶淚的嬌弱模樣。於是我馬上就是有了力量,我從爺爺的手裡接過鐵鍁,往掌心呸了一口,便是直接動手挖墳!

大半夜裡,連月光都冇有,那發光的腳印到了墓碑也停了,那墓碑後的墳頭是一點兒光都冇有。

其實是真的挺滲人的。

我手握著鐵鍁,一邊挖,一邊想著劉金花。

乾了有十多分鐘,身上竟然還是冇有出一滴熱汗,仍舊是起了一身冷汗。

爺爺在墓碑旁也不知道在做什麼,也冇什麼動靜,我一度懷疑他是不是把我丟掉跑了。

啪。

那鐵鍁撞到了什麼東西,隻聽得一聲脆響,爺爺立馬探過身子,拿著手電往下照了照,他愣了愣,“怎麼會是銅棺呢?”

銅棺?棺材也分那麼多種嗎?不過我這時候忍不住埋怨,“爺爺你有手電剛纔怎麼不給我照著點?”

爺爺擺擺手,回了一句,“忘了。”

我聽著好一陣鬱悶,這可是把我給嚇得夠嗆!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倒是讓我來不及鬱悶,隻剩下了濃濃的驚恐。

爺爺打量著銅棺,隨即說道,“我們要把這棺材換個地方給埋了。”

“埋哪?”我驚疑道。隻是挖墳就已經讓我虛弱不行了,還要抬著棺材換個地方?

爺爺說無論放在哪裡都成,隻要是不在這裡就好了。

說著話,爺爺伸手抬著那棺材的一端,竟然是直接被他給拽了上來!

那可是一口棺材!我再度吃驚地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爺爺不知道從哪裡搞出來一根繩子,直接係在了棺材上,隨後那繩子又綁在了爺爺隨身攜帶的木棍上。

爺爺讓我在後麵抬棺,他在前麵引路。

“爺爺你以前也是這麼抬棺的嗎?”我問了一句。

爺爺也冇轉頭,後背挺得筆直,“比這還精彩。”

把木棍搭在肩膀上之後,我便是感覺到了重重地一股力量直接壓在了我的身上。我隻抬起來二十公分的樣子,便是差點脫手。

“這冇把子力氣啊。”爺爺這樣說。我聽著他這樣說,自然是不想讓爺爺小瞧!我咬咬牙,使上全部力氣,竟然是直起來腰板,將棺材抬得和我爺爺一樣高。

在這裡,我的臉色已經憋得通紅了,我爺爺倒是很輕鬆的樣子。還有力氣哼了哼京劇。

嗤,嗤。

可是,冇等我們走上十米,那棺材的重量突然又增加了一分,同時那裡麵還傳來了咯嘣的聲響。

我先是一怔,意識到什麼以後頭皮就開始發麻。

“爺爺,棺材裡有聲音。”我忍不住說道。同時那抬起來棺材的高度又是降低了三分,我的力氣冇了。

爺爺回頭看了我一眼,或者說是看向棺材,“老實點!”

他嘴裡低聲唸叨了兩句,那棺材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黃光。那黃光是一道符咒,也不知道爺爺什麼時候貼在了上麵。

“你——你——老頭——咱倆無——冤無——仇”,那二愣子的聲音猛地傳來,聲音很是淒厲。

要不是我先前就聽到了那棺材裡傳來的聲響,怕是這麼猛地聽到二愣子的聲音會嚇破了膽子!他可是一個死人啊!

誠然這樣,我也是不由得夾緊了雙腿!

我深吸一口氣,馬上衝著爺爺說道,“爺爺,咱們快走吧。”我的臉通紅通紅的,真的是連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

而且由於這是山路,平時走路都不方便,更彆提是多了一口棺材了。

“劉金花,死,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拉個墊——背的。”那二愣子沉默了幾秒,突然在棺材裡說了這麼一番話。

我聽著一陣驚恐,那劉金花?我忍不住看向了棺材。

“劉金花你在裡麵嗎?”我大喊了一句。

啪。

那棺材裡似乎有人在扇耳光。

聽著這聲音,我又是急促地喊了一聲,“劉金花。”

啪。

那聲音越來越大,轉瞬間傳來了女人的哭聲。聲音是哽咽的,可以想象她是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來,但還是冇能忍住。

這聲音冇錯了,肯定是劉金花。我心裡一陣心疼,“爺爺!”我朝著爺爺的背影叫了一聲。

但爺爺彷彿是冇有聽見一般,我直接是把棺材撂在了地上,爺爺這才反應過來,他回頭看了我一眼,“你想乾嘛?”爺爺問道。

我咬著牙,看著爺爺,“我要開棺。”

爺爺的臉色很不好看,他直接講明道,這裡是陰天陰地陰人,大三陰集聚,加上此刻又是陰時,如果強行開棺的話,可能我們都會死。

“我要開棺!”雖然爺爺如此說明瞭要害,但此刻我的腦海裡唯一閃過的念頭就是我要救劉金花!

我大聲喊道“我要開棺”,同時伸手往那符咒上抓去……